— 咨询热线 —400-237-5597
网站首页 秒速赛车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广告案例 厂区环境 广告策划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
400-237-5597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工业园
传真:0757-62526693

观念广告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观念广告 >

我国一年城镇收入年平均才三万多一点每人

发布时间:2019-04-08

  中广网菏泽4月1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《央广新闻》报道,按照民间习俗,结婚前先订婚,通常男方要给女方送去订婚礼金。而目前在山东菏泽订婚礼金水涨船高,某些地方订婚要“三斤三两百元大钞”,市民大呼订婚订不起。

 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按照传统习俗订个婚也没啥,只是这订亲彩礼怎么要的这么高?订婚礼金要论斤秤,需要三斤三两人民币,相当于大约13万6000元,订个婚就要这么多彩礼,结个婚还不要上百万的开销?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,我国一年城镇收入年平均才三万多一点每人,这订婚就要4年不吃不喝的收入,这婚还能结得起吗?

  结婚嫁女是为给女儿一个幸福的将来,现在要这么多钱,男方就算砸锅卖铁拿出来了,这债难道不要女儿嫁过去后还?要得一时的风光,却让女儿背负一辈子的债务,这是给女儿幸福还是卖女儿图自己享受?超过一般家庭能够承受能力的经济支出,那肯定会让今后的生活质量大打折扣。贫贱夫妻百事哀,婚后经济拮据,必成拌嘴导火索,再坚固的感情也架不住现实的冲击,要是因为女方索要彩礼太多造成的贫困,女方的精神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公婆冷眼丈夫心烦,自己以泪洗面的日子将成常事。加上老一辈的传统观念生活陋习,要是再生个女儿,这媳妇不被忧郁死恐怕也要被逼得红杏出墙了。生儿育女都是想让他们平安成长幸福生活,如果因为自己的面子攀比,将女儿当作商品一样叫价,那只会让女儿恨死父母冷了人间最为珍贵的亲情。

  婚礼大操大办,危害极大,影响深远,一时的风光换来一辈子的节衣缩食,活生生的现实还不能让人们清醒,实在匪夷所思。结婚是为了快乐生活,把自己一辈子的快乐就建立在那几天的时间上,付出的代价也太大。父母的面子观念自私,儿女的孝心表达,怎又分不出是非?女方爸妈要三斤三两人民币,女儿咋就同意?男方父母也是,没有想过答应下来后,这笔钱不是还要儿子来还?

  攀比陋习有市场,就是因为人们之间的虚荣心太强,如果都有点理智进行抵制,一个社区一个镇上一个村上有人带头不向这些陋习低头,其攀比风气不就受取了抑制?年轻一代的主见意识都哪儿去了?结婚是两个人的事,是两个人之间的幸福,要让那么多外在的东西拿走属于自己的幸福,还不奋起反抗保卫自己的幸福?

  结婚只要男女双方两情相悦自己感觉快乐就成,什么豪华婚礼、三斤三两百元大钞的彩礼都是不太现实的攀比,人活着是为了享受生活,尽自己的能力创造美好生活,有多大的能力就享用什么样的消费,只要两个人感觉快乐了,哪怕没有婚礼只领一本证,点支蜡烛做两小菜,也会觉得二人世界好浪漫。

  结婚是为了快乐生活享受生活,而不是活着受累,没有必要去和别人攀比!人应该做自己的主人,而不是面子的奴隶,为了面子拱手让出自己的幸福。对这样的订婚彩礼年年涨的陋俗,年轻人要有勇气说不!唯有这样,才能保住自己的幸福。(维扬卧龙)

  订婚有礼,这在有古代常识大百科之称的《五礼通考》就曾记录,自齐以来,不管天子庶民,婚礼都要经过六道程序,先是求亲,再是问名,再订盟,然后就进入到了订婚仪式。那时叫送聘礼,古时最先是用活的大雁作为聘礼,是因为雁失配偶终身不再成双,取意为忠贞。后来又兴送戒指、首饰、彩绸、礼饼、礼香烛、羊猪等。

  所以在山东荷泽,订婚需送三斤三两百元大钞,除了让人感叹今人不如古人风雅有趣外,似乎并无太多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。因为这礼金既然与传统相关,可视为民俗,只不过,传统也好,民俗也罢,它们从未让爱情如此“礼尚往来,且斤斤计较。”

  三斤三两百元大钞,对于正在谈婚论嫁的小伙子来说,不是一个小数目。因为这个重量,意味着他要付出十三万六千元人民币的代价。这样的要求已经成为了地方习俗,不仅山东荷泽的婚订不起,在新闻后面的跟帖中,一个哈尔滨网友称“我家东北这都十八万到二十几万”,广东一网友称“我们福清,经济挺发达的,订婚的礼金最低为10万,高的一般在38万。”而温州一网友称:“我同学江西南丰县娶个农村的开口一斤黄金”。

  古时女的出嫁后连姓氏也要更改,以表明与娘家血缘再无任何关系。这聘礼也就多多少少有补偿女方父母之意。但如今倡导男女平等,却依然让聘礼如同卖女的订金,就多少让人觉得有点不是滋味。也难怪在这样一条新闻之后,有无数网友调侃,看了这样的订金,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,这不就是爱情买卖吗?

  其实还不仅仅是在这些欠发达地区订不起婚,在北上广等大中城市,适婚男儿同样叫苦不迭,先有开发商得意洋洋地为楼盘写上广告语:“结婚不买房,除非你能摆平丈母娘。”后又有视为丈母娘语录的广告语横空出世:“结婚不买房,就是耍流氓!”这些广告,虽有开发商的夸大其辞,但着实将都市适婚男女的尴尬表现得淋漓尽致,金钱正成为爱情的主导,两情相悦的前提条件似乎就是“有钱人终成眷属”。

  管他是城市的买房要求,还是欠发达地区的婚礼订金,都可以看作这既是女方家庭对男方是否真想结婚这一诚意的考验,也可以视之为对男方经济实力的某种“要求”。其中发出来的最明显信号就是,“要爱情,更要有面包。”要想娶我女儿,需要得先纳上财富的“投名状”。金钱与婚姻关系如此赤裸裸地呈现,除了彰显社会“向钱看”的风气之外,可以看到人们功利心理,深入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如此订婚礼金论几斤几两的订婚模式出现,除了表明人们对拥有财富的渴望,以及想尽快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景外,我们还应该看到的是,整个社会虽力倡男女平等,但女性却显然处于更为弱势和被动的地位,这在我们生活中并不鲜见。无论就业还是发展机会,女性在社会上还无法取得与男性同等的竞争地位,这三斤三两可视为在男女平等这个天平上,她们缺失的重量。

  如今各大高校开设“淑女班”其出发点就可解读为“学得好,不如嫁得好。”而民间也有谚语“生女儿是招商银行,生儿子是建设银行”意即生女儿,可招财进宝,生儿子需要筑巢引凤。种种流行,都可视为男女缺乏事实上平等的依据,如果“生儿生女都一样”这一说法不再是计生口号,则订婚要三斤三两这样的冷笑话,当可以休矣。

  “三斤三两百元大钞”是多少钱?报道指出,大约13万6000元。13.6万元多吗?对于一些富裕人家而言,这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数字。3月18日,山西柳林首富邢利斌在三亚为女儿举办大型婚礼,一掷7000万,把婚礼办成了明星云集的豪华演唱会。但对于普通人家来说,这也许是一辈子的积蓄。

  读罢这个新闻,我还是非常震惊。其震惊程度甚至比初闻邢利斌7000万嫁女还强烈。为什么?因为我震惊的不只是13.6万元的具体礼金数量,而是“称金论量”的价值计算方式。邢利斌嫁的“摆阔游戏”虽然不妥,但毕竟是他自己的钱,想怎么花怎么花。订婚礼金“称金论量”,则是彻底的婚姻价值观异化了。

  在中国民间,订婚提亲乃是一种风俗,一种“联谊”的方式。订婚风俗一般由男方托媒向女方提亲,经女方父母认可后,便用庚帖互换生辰,清算命先生“合八字”,占卜吉凶。如年度八字相合,即可订婚。正式订婚得“过红书”,又叫“过书子”。男方请媒议聘,女方提出聘礼品种数额后,男方按商定标准,准备聘礼。聘礼多少、质量好坏,由双方家境而定,没有确切规定。

  在中国,每个区域的订婚风俗都不同,最大不同之处在于聘礼标准差异,有的地方订婚讲究“五金六银”(五金指五种不同金首饰,六银指现金六万),有的地方订婚只将礼金,比如武汉订婚礼金在3-5万左右、苏州订婚礼金在5-6万左右、山西订婚礼金在6万左右。但3万也好,6万也罢,均只是大概标准,没有绝对数字。只要双方感情好,哪怕“裸婚”,哪怕女方“倒贴”,也很正常。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,必须要多少多少,才能把女儿嫁出去。因为婚姻,毕竟是一门感情,而不是交易。

  但“三斤三两百元大钞”的计算方式,不仅把金钱放在了婚姻的天平上,而且使之成为最重要的砝码。这种计算方式,看似只要“三斤三两百元大钞”,比要13.6万元的礼金听起来顺耳多了,数字也少多了,其实则是告诉人家:这是礼金的“红线”,没有这个重量,请莫上门。这将中国人表面羞于谈钱,实际却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暴露无遗。也许和未来的亲家按13.6万去计算有点不好开口,但“三斤三两”说起来就没有那种不好意思的感觉了看,咱要得不是数量,而是重量。

  我曾在心训课堂上对我的学生说过,“伪君子”虽然虚伪,但总比“真小人”好,因为“伪君子”虽然非真君子,但毕竟还是看重君子这个价值观的。“真小人”则是里里外外将君子的概念践踏在脚下了。结婚礼金“称金论量”,就是这样一个道理。它赤裸裸地告诉我们,许多人的婚姻价值观已经彻底恶俗化,价值取向彻底扭曲化。因为感情在这个天平上,已经没有了丝毫份量。婚姻,已成了摇身一变成了桩交易,一桩“称金论量”的交易。

  我们知道,感情是婚姻最核心的基础,没有了感情,一切都会失去分量。记得有一位名人这样说过,“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犯罪”。这个道理,似乎人人都懂。但在“拜金主义”潮流的汹涌下,不少女孩“宁愿在宝马车哭,不愿在自行车上笑”;不少丈母娘也变得“比房价还贵,比物价还高,比女友还难伺候”;订婚的仪式也失去了昔日的神圣感,“聘礼”成为订婚的“幕后老板”。这样的婚姻,不仅宣告了爱情在这个物欲时代的死亡,更为婚姻的破灭提前亮起了警示灯。据中国民政部门统计,2011年中国离婚对数超过211万对,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。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。“称金论量”价值异化,无疑是离婚率急剧攀升的重要推手。

 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可以“称金论量”的,但爱情不能,婚姻不能,幸福更不能。礼金本是一项风俗,这个风俗的目的,其实是为了使两个家庭的感情更牢固,使婚姻更结实,使幸福更可靠。“称金论量”的行为,不仅是对婚姻的异化,更是对感情的绞杀,对幸福的践踏。其结果,只会让更多人成为金钱的奴隶,将美好青春和真爱之心葬送在扭曲的婚姻天平上。(林A)

Copyright © 2007-2022 秒速赛车 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 秒速赛车  ICP备案编号:粤ICP备69858789号-1网站地图